新技术已被业内认为是零售行业前行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在刚刚结束的2016中国零售领袖峰会上,众多国内外零售领军企业掌门人,纷纷就通过各种方式创新优化现有业态并推出满足消费升级的创新业态达成共识。

对于传统零售企业而言,急切需要通过创新来打破以往模式在供应链、客服、拉新、售后、营销等方面的种种限制,通过技术驱动来探寻零售行业新的增长点。

AR等新技术拓展的不仅仅是购物场景

基于零售行业的创新需求,传统实体巨头万达创立飞凡开放平台,其基本商业逻辑为:不仅可以为购物中心提供丰富的体验式场景化服务,为百货建立商品与人的精准关系,还可为商超打造便捷的数字化零售通道,全面帮助实体从线下“长”起来。换言之,飞凡要通过技术创新来带动整个零售商业形态创新。

11月3日,双十一零售行业重磅剧目,飞凡狂逛节推出“AR寻宝”活动,通过深度结合线下场景的AR游戏,让消费者在双十一消费过程中实现融入线下的深度体验,用未来科技打通品牌、消费者、商家之间的购物场景。从纯技术角度来看,与真实情景相结合的AR技术比VR显然具有更多的想象空间,pokemon Go游戏令任天堂股价暴涨。而此次飞凡在零售行业率先启用AR技术,用户可在该场景之内通过娱乐手段更快了解品牌,品牌方也通过此手段发放红包或优惠券,提高了店铺流量。如此,运用AR技术,线下零售正在营销、客户关系等方面将用户带入了新的购物场景中,也即通过新技术拓展了传统零售的相对单一的商业形态。

而在铁哥看来,此事件背后又有着飞凡的野心。作为国内线下零售巨头万达旗下产品,飞凡从一开始便立志要通过技术驱动来改良进化整个零售生态。

而如果将整个零售生态进行分解,其又可分为:前台销售、店面维护、供应链、产品设计、营销、客服、售后等诸多链条,而其中前台销售位于整个产业链条的核心。飞凡之目的是希望通过线下场景优化促进前台销售改良来影响并带动整个零售行业的转型。在此次“AR寻宝”活动中,用户被娱乐化的购物场景和商家信息所吸引,提高商场的留存时间,但对于飞凡而言,其由此将原本分散并难以数据化的用户线上化,解决了线下零售业最为头疼的“用户数据化管理”问题。

由于传统零售多以店铺和商超为单位,单个商家所掌握的大数据信息一方面用户基数相对较少,而另一方面用户的数据维度亦相对单一,这都极大影响了基于此数据所搭建数据模型运算结果的真实性,此数据对企业如鸡肋一般。

而截至2016年9月底,飞凡已经与包括绿地集团、欧亚集团、红星商业集团、步步高集团以及万达广场等在内的6000个实体商家、50000家品牌达成合作,注册会员总数超过1.8亿,其中活跃用户数近8000万,飞凡APP下载量超过1480万。此意味着,飞凡开放平台连接着国内最为丰富的跨地域、跨行业的线下零售渠道和购物场景。当数据开放,线下商家以此趋近于真实性大数据之时,将有利于在营销、供应链等方面进行更为精准的规划。

通过多购物场景的拓展,飞凡不仅提高了平台的用户活跃度,极大丰富并优化了实体商业体的经营,更将为消费者提供更有价值的商品、服务和体验。

飞凡究竟要怎么催化新零售形态?

自万达创立飞凡之日起,媒体中便有舆论认为万达欲借此打造新的“万达帝国“,王健林本人也曾表示“万达未来价值最大的版块是飞凡”。新“万达帝国”显然让业界拥有更多想象的空间,借助打通线下实体经营的上下游链条,进一步丰富实体经营价值链,让未来零售业在既提供实物商品的同时,又提供服务及体验类商品,以消费者为中心,构建拥有完整供应链和综合生态圈的全零售时代。

而飞凡致力于帮助实体转型升级,推动整个零售产业链的升级再造,使零售行业能够享受现代科技的红利。此意味着,飞凡承担的并非是万达在零售行业的新思考,而是整个传统零售业振兴的大任。

飞凡的新零售催化道路可分为以下两步走:

第一步,通过用户和商家,彰显平台优势

飞凡的野心在于其要成为占据80%以上国内零售市场的线下零售的中控平台,如前文所言,其核心竞争力乃是综合数据、用户、营销、科技,实现全零售行业的互联互通,而凭借飞凡以及平台生态的优势,其已成为线下零售最为信赖的平台之一。在获得了6000+实体和50000多个品牌支持的同时,超过1.8亿注册会员总数,近8000万活跃用户数,以及超过1480万APP下载量,确保了飞凡本阶段任务的顺利完成,飞凡的平台优势尽显。

第二步,新零售形态催化完成

零售行业贯穿多个产业链条,当完成统一会员、多元化的营销方式、全产业数据化管理等工作,传统线下零售打破原有的孤岛式局限,新的科技和模式通过飞凡在零售业中广泛应用,线下零售将成为极具创新的行业之一。

努力催化未来新零售的飞凡,正与实体一起探索着实体零售企业创新发展和转型升级之路,努力提升中国零售行业的效率和价值,共创未来零售新版图。

从这个层面看,被首富王健林寄予厚望的飞凡不仅是“万达未来价值最大的版块”,更是整个线下实体零售业的开放平台。